笔下文学 > 剑道第一仙 > 第2707章 目无余子、一骑绝尘

第2707章 目无余子、一骑绝尘

笔下文学 www.bxwx.gg,最快更新剑道第一仙 !

    因为,这无尽时空早已被素婉君身上的剑威覆盖,让四位天帝就像置身怒海狂涛之中。

    而那呼啸而来的无数的花瓣,根本杀不完!并且,随着素婉君迈步,这无尽时空的剑威越来越恐怖,飞洒的花瓣也越来越瘆人,凌厉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随便一片花瓣,都能轻易抹杀一位天君!直至此刻,四位天帝才真正见识到这位神秘白衣女子的恐怖!

    都不屑直接对他们出手,迈步朝无尽时空行去,可那一身剑威,则沸腾如海,不断暴涨,让他们这些天帝全力抵挡,都无法真正破开!

    这何等恐怖。若对方要杀他们,是否战斗早就结束了?作为天帝,他们活了漫长的岁月,见惯了世事浮沉,也见多了惊世剧变和杀劫。

    每个人,都如若神话,如若亘古不灭的传奇,一个念头,就能判定永恒五境任何人的生死!

    而真正能被他们视作对手的,只有同境!真正能让他们感到忌惮的,只有命运彼岸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此时遭遇的一切,让他们倍感震撼的同时,全都意识到,对方,必然来自命运彼岸!

    否则,断不可能仅凭一身散发出的剑威,就让他们这些天帝狼狈到这等地步。

    诚然,现在的他们仅仅是大道分身,真正的实力远不及本尊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可别忘了,此次的对手同样在压制道行,在动手之前,还专门调整过自身的境界,担心这无尽时空被打爆了!

    这些念头在心中转动时,四位天帝根本不敢再犹疑,全部施展全力!轰!

    !这无尽时空直似沸腾,摇摇欲坠。四位天帝拼命般出手,已不求能灭杀对手,只求自保!

    可让他们心寒的是,随着那白衣女子迈步朝无尽时空深处行去,这无尽时空中的剑威越来越恐怖,越来越霸道。

    漫天的血色梅花飘舞时,就像无尽的剑意风暴在肆虐,在席卷。哪怕四位天帝拼命,一身的威势依旧不断被压制下去!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们,就像身陷大海洪流中,越挣扎,遭受到的压迫就越恐怖。

    什么神通,什么杀手锏,都被那恐怖的剑威碾碎、磨灭。而他们自身则开始负伤!

    像陷入磨盘中的稻谷,在被一次次碾压,先是躯体肌肤龟裂、血肉崩碎,之后筋骨被碾断压碎,到后来,五脏六腑都一寸寸龟裂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精气神,都无法外溢,被不断磨灭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怎会强大到这等地步……”厄天帝怒目圆睁,这是眼神却写着一抹惘然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迈步而上无尽时空,努力调整一身道行,只因为不忍心毁掉这无尽时空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这无尽时空太脆弱!她不屑动手,视他们这些个天帝和天君如无物,只说要去那命运长河上走一遭,谁若挡不住她,谁就死。

    结果,那些天君先死了。而他们这些天帝,一个个像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,到如今,更是想坠入磨盘中的稻谷,拼命挣扎都没用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寸寸磨灭!

    这一切,带给厄天帝太大的冲击和震撼。

    “她一定是来自命运彼岸!”当脑海中进一步确认这个想法时,厄天帝的躯体轰然崩碎,彻底消散在那无边剑威中。

    真正的魂飞魄散,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“他日,本座必报此仇!!”凌天帝怒吼。今日这一场定道之战,他们等待了不知多少年,谋划了不知多久。

    本以为,可以摘下一颗万古未有的道果,可以去抢那一尊神秘的古鼎。

    可到头来却发现,如他们这般天帝,在这样一场杀局中也难逃厄难。这让谁能甘心?

    砰!凌天帝躯体崩碎消散。步入厄天帝后尘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功亏一篑。”长恨天帝一叹。一具大道分身罢了,纵使被毁掉,他也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只是,一想到今天的种种变数,心中不免沉重。他有一种预感,以后的命运长河上,哪怕是他们的本尊,都可能再无法真正的主宰天下了!

    不止是因为白衣女子的出现,也和命运彼岸有关!悄然间,长恨天帝的身影泯灭,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的确没把我们视作对手……”摇光天帝看到,那白衣女子的身影,,已迈步消失在那无尽时空深处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没有再说一个字。没有回首,更没有理会他们这些个天帝的死活。

    目无余子,一骑绝尘!那等风采,令摇光天帝都不禁为之心折,无法想象,该有着怎样恐怖的道行,才能强大到像白衣女子这等地步。

    在摇光天帝的大道分身消失前,他艰难地将目光看向了神域赤松山上。

    那个被他们视作

    “道果”的男子,自始至终盘膝坐在那,纹丝不动。可这天上地下的局势,却已经天翻地覆!

    从神域望向天穹深处,则看到这样一幕画面——白衣女子衣袂飘舞,迈步朝无尽时空行去,一如登天而去。

    可在她迈步之间,那无尽时空到处飘洒着如血燃烧的梅花花瓣。花瓣洒落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地葬灭了十余位天君。也葬灭了四位天帝的大道分身!当花瓣在无尽时空中飘零,那白衣胜雪的绰约身影,早已消失在无尽时空尽头。

    手中那一道赤色剑气,未曾斩过一次。一如在赶路的途中,下了一场梅花雪,葬灭了一些个不开眼的挡道人。

    苏奕盘膝坐在那,心生难言的震撼,心绪澎湃。只是,一想到萧戬在此战中殒命,苏奕的心绪就变得低沉下来。

    黑羊立在那,眼神忽明忽灭,在默默地对比,结果却愈发困惑了。因为没法比。

    那白衣女子自始至终根本不曾出手,也根本让人无法看出她的道行究竟有多高!

    “无愧是和我父亲认识的故人,这般风采,也只有家里那些长辈可比了。”林景弘眼眸亮晶晶的,她早已收起了那些宝物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她是最淡定了。不是因为不知天高地厚。而是她太知道天有多高、地有多厚!

    “不过,这注定还没完,那位前辈一直没出手,是因为她的敌人,不是那些个挡道的老杂草。”林景弘暗道。

    无尽时空没有崩坏,战斗余波也未曾席卷神域天下。可那天穹深处发生的灾劫景象,还是震撼了这世间亿万万生灵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超出了世间人的认知。故而,谁也不清楚,那无尽时空深处究竟上演了什么。

    苏奕摒弃杂念,开始专心和那一股神秘力量争夺混沌本源力量。黄雀立在不远处,默默地守护着。

    ……命运长河上。浪花翻涌,万古长流。少年僧人衣袍鼓荡,脚下每一步踏出,便有一朵莲台绽放。

    莲台摇曳,看似缥缈虚幻,却能轻而易举地挡住命运洪流的拍打。到了此地,少年僧人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终于从那泥潭般的地方拔出了脚……”少年僧人心中自语。一股说不出的感慨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回来了!遥想当年,他为证大道,却功亏一篑,不幸遭受业障之劫,自此从永恒道途坠落。

    三具分身,各自产生心魔业障,在那无尽漫长的岁月中,时时刻刻磨蚀着他的道业和心境。

    其中滋味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而如今,他回来了!不止打破了业障心魔,还彻底融合三世身,筑就远比以前更强大的永恒道根!

    相比曾经最巅峰时,无论底蕴、实力、还是潜能,皆更胜一筹。一如涅盘新生!

    此时,随着他迈步行走,一步一生莲,身上的气息变化也一步一天地,一路扶摇而上!

    轰!他一身气势轰鸣,肌肤在流淌璀璨玄妙的慧光。头顶,悬浮黑色钵盂,映照未来。

    身前,一盏青灯永恒不熄,照彻过去。脚下,踏着二十四品莲台。随着迈步,一阵阵梵音禅唱声,也随之在他身上传出,有无量佛光蒸腾、无量梵文流转。

    一个人,就像一个净土世界,一个人,顶得上一座佛门!

    “可惜,若非今日此次变数太大,我本可以摘取道果,夺得古鼎,更进一步的。”少年僧人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突兀出现的神秘白衣女子,他就难以释怀。就是那个实力强大到不讲道理的女人,坏了这一切!

    至于那面庞被青铜面具遮掩的小姑娘,反倒并不被少年僧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嗯?猛地,少年僧人悄然顿足。不知何时,远处命运长河上,出现一袭白衣,一对清冷如冰的眸,正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都追到这命运长河上来了,至于么?”少年僧人苦笑。话虽这么说,他一身气息悄然间变得宏大无量,眉梢眼角,有杀机涌动。

    在命运长河上,他已无须再有任何顾忌!自可以放开手脚,以金刚怒目之意,降龙伏虎之心,去降了对面那个不知来历的白衣妖孽!